登录站点

用户名

密码

拍案惊奇

1已有 356 次阅读  2010-09-12 11:27   标签拍案惊奇 

    昨晚没睡好,只因副理也就是课长的老大的老大级的人物下达了三个指令,三个任务必须要能给出方案及完成时间。我知道,我终于还是被盯上了。这也罢,昨天会后跟相关同事转达上面的意思之后,该同事却不是很在意。好歹把属于自己的那个任务做完之后已经没有时间在搞另外两个任务。问及同事,得到的意思大概是不太愿意处理。心里想到底我是不去做的。可又想不到理由,接下来的早会该怎么解析成了头疼的大事。原来这就是常说的压力。实在没办法,大不了明天早会把同事也拉上。
   早会到底还是要来了。开始的钱十分钟还是有点乱了阵脚,因为课长的老大Jack突然亲自来问昨天的事有没有进度。于是跟同事再提昨天的事。结果对方却事不关己似的说,当时是你开会答应这件事的,现在又让我搞。他不知道虽然课里分有几个组,但如果开会只有一个人就代表着整个课。我也没好气地说:好吧,那开早会规划组也去一个吧。当然,他不会把我的话当回事,但这事已经无法推迟了。唯一的办法就是直接跟课长说明问题,于是课长临时派了个人同去开会。
   早会已经开始,进入会议室发现副理没有来。心里庆幸却又感觉不幸,庆幸是不用面对他,可以直接跟Jack汇报。不幸的副理不来意味的下次他参会时这事得再提一次。
   一切按常规进行,我表面很平静,其实心里在怦怦跳,在一遍遍地为待会的报告打着腹稿,其他人的话也只能听到只言片语。就在自己走神这会,突然“砰”地一声响,只见Jack手一拍桌面,手指着一个正在解析问题的两个人,口中直骂。这么小的一个问题需要推来推去么!为什么没有进行沟通!前几天副理开会说了句话——说着打开笔记本——人最可怕的不是生死,是面对面是无法沟通,刚才就是最可怕的时候!......
   说完之后又说自己刚才就是没有做好沟通的例子,并保证下次不会再这样。似乎,老板都喜欢以这样的方式做结尾。往后作报告的他还是在适当的时候以微笑示人。
   既然骂的不是我,我也不必要紧张,经他这么一吼,心反而放开了,起码早会的焦点不是我。
   刚才下班前,上晚班的兄弟来了,说到昨晚副理整夜通宵,监督产线进行在制品和成品盘点,结果是数据与实际不符,缺了不少。突然想起早会那一幕。心想,难怪!

                                                               -----2010.09.07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1 个评论)

  • atux 2010-09-14 19:34
    每天都要开早会吗?这样鸭梨很大呀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