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站点

用户名

密码

正襟危坐

1已有 332 次阅读  2010-09-12 11:26   标签正襟危坐 
   二十来平方的会议室里,坐了七八个各个部门的头头,无非都是组长、课长,旁边还有课长以上的主管,甚至经理。我什么都不是,不得不全神贯注加上正襟危坐。表面上看似很专注,很平静,其实心里在扑通扑通地跳。
    副理进来刚走到桌子就把手中的静电帽往上一放,开口就问,IE的在不在。我正色道,IE在。他一边坐下来一边问,Fuji线怎么这么挤,像山一样,可不可以移动?一般老板都不喜欢反问,可我还是一犯再犯,我脱口就说,你是说前后移还是两边移。他也不恼,又问,你说呢?我亲手标的尺寸我当然知道,于是回答:两边移。他再也往下问。我倒是感到奇怪都两个多月了,他都不知道两条生产线电气有误这事啊。
    接下来是按惯例各条生产线的课长汇报上一天的生产状况,同时周边的单位对产生的异常进行原因分析,提出解决方案。我依然正襟危坐,只是已经分了心,尽管勉强对上了副理的问话,可似乎事情还没完。果然,临近会议结束,他又发问,3楼的Fuji线这么挤,四楼那两条线怎么办?我庆幸自己有跟主管提议过把两条线往两边移,并且做了修改,于是肯定的回答:四楼那两条线,我们有做了修改,把两条线的间隔往两边移了100(毫米)。
    会议终于结束,这就是我们的早会,每天都要在八点十分到会议室开会检讨上一天的生产状况。由于各种巧合,我刚好成了部门里的代表。这会议刚一结束,突然感到莫名的轻松。早就看到两肩放松之类的词,这会才知道什么叫两肩放松。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1 个评论)

涂鸦板